当前位置:主页 > 娱乐新闻 > 入朝作战彭总强调要用田忌赛马180师是下等马?他们并不认为

入朝作战彭总强调要用田忌赛马180师是下等马?他们并不认为

文章作者:admin / 发表时间:2021-12-20 / 点击:

  1951年5月上旬,60军集结于芝浦里、永平地区休整。各师都抓紧战斗间隙,总结作战经验。他们认为,第一阶段,集中兵力,突破一点,快速穿插迂回,近战夜战都是正确的。但是,对敌人战术特点认识不足,形成一线平推,未能大量歼敌。且在狭窄地段集中的兵力过大,不利于发挥优势,队形拥挤,徒增伤亡。

  志愿军首长也总结了第一阶段口张得过大的不足。决心利用已集中的三个兵团的优势,经过补充,发起第二阶段作战。计划缩小进攻正面,缩小歼击目标,以歼灭战斗力较弱的南朝鲜军为主。规定以第19兵团在西线以积极的小规模作战,牵制美军。令以东线兵团为主力,歼灭南朝鲜军几个师,朝鲜人民军金雄集团配合行动。以中央战线兵团割裂西线美军和东线南朝鲜军的联系,坚决阻击美10军东援,保障第9兵团右翼的安全。

  “联合国军”总司令李奇微原计划5月16日发起全线进攻,当他发现中、朝军队兵力强大,正准备进攻,他在5月中旬又下令停止进攻,首先转入防御的命令。

  为了打好这一仗,第9兵团司令员宋时轮、第3兵团代理司令员王近山、人民军东集团司令员金雄在第9兵团司令部沙金鹤召开联席会议,研究协同作战计划。

  王近山代司令员5月上旬忙于第二阶段作战部署,对第一阶段作战中暴露出的问题还来不及仔细研究,补给不足和通信联络不畅、队形过于密集还没有找出很好的解决办法,受命后他决心第二阶段歼灭更多敌人。他令配属本兵团作战的第39军占领阵地,阻击敌人,掩护战役准备。令15军向洪川东北九成浦里突击,割裂美军与南朝鲜军的联系,力求歼灭美2师一部。令60军在春川以南之揪谷里、大龙山地段牵制美10军,力求歼敌一部。第12军奉命配属第9兵团指挥。

  60军山汉城方向向东线战场机动,要作横方向运动,调整部署的时间很短,又到一个新的地区作战,韦杰、袁子钦不讲价钱,坚决执行。5月9日他们向各师下达命令:令180师担任第一梯队,5月11日由芝浦里出发,于14口拂晓进至元塘里、月头峰、退洞里地域,在春川、加平线正面选择敌人弱点,集中兵力攻击敌人,歼敌一部。

  令179师12日山芝浦里出发,务于15日进至加平、槐木洞、竹垫、石长里地域,准备协同兵团主力或180师作战。

  令第181师12日出发,以1个团随179师后跟进,师主力经场岩里、史仓里,务于15日到达柯屯芝、中峰、华岳里地区集结,准备向东南方向机动作战。

  全兵团十几万人,由西向东机动,虽然区分了道路,在狭窄的地段上,互相交叉,都在争先恐后地赶到指定地区。全体指战员仍然士气高昂、信心十足地打好这一仗。小路上、公路上过于拥挤,有的水壶挤扁了,有的干粮带挤掉了,有的挤倒了爬起来快速赶队,有的这个连跟着那连跑了很远,才一发觉跟错了队,尽管这样,全军还是按时到达指定位置,完成进攻准备。

  16日晚战役发起,180师渡过北汉江,控制寒峙滩、殷谷山一线阵地,与敌人展开战斗。当晚,第3兵团首长令179师、181师为兵团机动部队,令180师在正面牵制美10军。重要情况要直接报告兵团部。这样全兵团的50公里正面的大部分地段和60军正面上的作战任务,180师按兵团指定的地区作战,60军首长实际上已不能指挥所属的三个师,成了一个“空军”司令部,有的同志略有微词,且用180师去进攻美陆1师、美7师不仅火力不能胜任,仅就兵力也弱于敌人4倍以上。

  美军1个师基本作战人员1.7万人,加上支援、保障兵力约为2.5万人份,而180师不足1万人。火炮,敌1个师81口径以上的400多门,坦克百余辆,又有制空权。180师把60炮都加上也才百余门,没有坦克和飞机,而在友邻军几公里的地段上,却集中四个师以上的兵力,在这种情况下,有的同志略有微词,也就不足为怪了。韦杰、袁子钦以全局利益为重,竭尽全力做好工作。他们要求180师郑其贵师长、段龙章副师长要积极作战,完成任务,及时向兵团、军报告情况。180师坚决执行命令,17日539团攻占杜武洞,歼敌一部。538团直插新店,与美陆1师一部激战,击毁敌人坦克7辆。540团迅速渡过北汉江,进占仓村里。美10军各部也弄不清正面作战部队的虚实,他们在兵力、火力上都占绝对优势,但处于消极应付挨打的地位。

  16日晚,战役发起不久,第3兵团首长令第181师配属12军作战,令179师配属15军作战,把这两个师机动到东部战线师了,若发生战局变化,没有机动兵力可供调用。韦杰、袁子钦要求两个师的领导为了战役全局的胜利,要服从命令,听从指挥,坚决主动完成作战任务。

  按照12军首长命令,17日王诚汉指挥541团、542团渡过昭阳江,进至勿老里,543团紧随其后。当晚师主力占领加里山。王诚汉登上加里山,他透过敌人探照灯观察到敌人正乘车向东南方向逃跑。据师作战参谋周官伦后来回忆,当时,12军首长、60军首长都指示原地待命。兵团首长指示,向寒溪前进。究竟执行那一级的命令,王诚汉师长从全局利益出发,为了战役的胜利,他当机立断,决心坚决堵住这部分敌人。他亲自上电台,用半明半暗的语言向邓仕俊参谋长请示。

  邓仕俊听完他的报告,明确地说,你迅速向尤大个子靠拢(尤大个子是指兄弟部队一位师长尤太忠,意即同意他的意见)。王师长遂令作战科长孔繁金亲自向542团传达命令。团长武占魁渡昭阳江时,脚扭伤,不能行走。副团长周光仆接到命令,即亲自率3营插至松谷峰,在自洪公路福洞附近布成袋形阵地。19日4时,法国营从自隐里南逃进入伏击圈,3营前堵后截,经1小时激战,将其大部歼灭,俘敌83人。王诚汉为了堵住另一股敌人,令541团向寒溪攻击,542团乘胜攻占328高地。

  两个团占领这两个地区后,敌人仓惶南逃。王诚汉即令541团渡过洪川江,沿积石山北麓向上、下莲洞攻击前进,协同542团配合12军歼灭栗木里地域之美2师。因电报迟到,541团团长王子波接到电报以后计算时间,即使以最快的步行速度也难以按时赶到指定地区,也难以在天明以前渡过洪川江,而天明以后,敌机临空将可能遭到严重损失。

  王子波考虑再三,局部必须服从全局,在大兵团协同作战中,全局利益高于一切,即使局部付出代价,也要坚决执行命令。于是他毫不迟疑地命令全团出发,渡洪川江时,天己大亮,适遇大雾,全团顺利渡江完毕。按规定他们应经积石山北麓开进。他观察敌情,北麓敌人防御形成体系,打过去将付出很大代价,又暴露了企图,而与积石山以南相隔一个山头,敌人没有布防,只以火力控制,全团若快速突然通过,付出的代价小而能完成任务。时间紧迫,请示己来不及了,他大胆决定走这条路线日上午到达指定地区,这时友邻部队尚未到达,他即令1营、3营展开,占领阵地。

  不久,美2师展开攻击,敌机反复轰炸,团指挥所也不断遭到炮击,541团独立作战,击退了敌人20多辆坦克、伴以大量步兵的17次攻击,稳定了态势。542团在松谷峰与敌激战,至21日上午,完成了任务,歼敌1323名,俘敌104名,取得明显战果。

  179师政委张向善、副师长张国斌、参谋长姚晓程按照16军首长命令,于17日渡过昭阳江,占领平安里、甘井里,21日535团奉命接替115师大龙山阵地,准备阻击敌人。这个师两次扑空,但他们服从全局需要,指到哪里就向哪里机动。

  180师为了积极牵制敌人,18日538团团长庞克昌率主力进至杜武洞、塔洞一线,发现敌人山正屏山沿公路向洪川撤退。韦杰、袁子钦令180师派有力的一部攻击前进。郑其贵即令538团团长庞克昌、539团团长王至诚各派1个营攻击前进。他们立即执行,19日这两个团的先头部队进占远水洞、通谷里,继而进占万村洞、336.8高地。20日敌人展开反扑,庞克昌、团参谋长胡景义指挥2营扼守336.8高地,与敌人反复争夺,给了敌人很大杀伤,又乘胜占领敌人数处阵地。180师完成了牵制美军陆1师、美7师的任务。

  公元前四至五世纪,齐国大将田忌与诸公子赛马,双方的马有上、中、下三等,而田忌的马力与诸公子相比,都略逊一筹。一般来说,田忌败局已定。但田忌采纳了当时颇有学问的孙腆出的主意,即以上等马去对付对方的中等马,以中等马去对付下等马,以下等马去对付对方的上等马。结果,三局两胜。

  历代军事家们都盛赞孙膑的谋略。彭德怀司令员在志愿军第二次党委扩大会议上曾强调过要运用这一原理。在我军装备和兵力不占优势的情况下,在主要方向上,用3个团打敌1团。在次要方向上,用1个团牵制敌人3个团。

  对这次战役部署用兵的倍数姑且不论,仅就180师、60军方向,以一个不足万人的师在几十公里正面上,去牵制美军一个军。180师指战员并不认为自己是下等马,积极进攻,歼灭敌人,击毁敌坦克,这是全局观念的表现,是崇高的革命精神。

  军队打败仗,一些国家军队协同作战中失利,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保存局部实力,不顾全局利益。全局观念,这是每一个军事家、政治家不能不具备的基本观念。



Power by DedeCms